雅昌首页
求购单(0) 消息
吴为山首页资讯资讯详细

【视频】【雅昌讲堂1962期】吴为山:用雕塑重现历史——“南京大屠杀”(下)

2015-09-26 07:13:53 来源:雅昌艺术网专稿作者:吕江柳
A-A+

  【相关链接】

        【雅昌讲堂】吴为山: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之摧残的中外艺术碰撞(上)

  【雅昌讲堂】吴为山: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之璀璨的中外艺术碰撞(下)

        【雅昌讲堂】吴为山:抗战史诗篇章——《怒吼吧  中国》

        【雅昌讲堂】吴为山:抗战史诗篇章——《全民抗战》 《胜利与和平》

        【雅昌讲堂】吴为山:用雕塑重现历史——“南京大屠杀”(上)

  

  导语:

  结合中国美术馆展出的“铸魂鉴史 珍爱和平 —— 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美术作品展”,吴为山教授以艺术家、学者的身份做题为“民族魂的艺术表现”主题讲座。吴为山教授于2005年创作了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扩建工程大型组雕,整个纪念雕塑分别以《家破人亡》《逃难》《冤魂呐喊》《胜利之墙》四部分组成。四组雕塑形成波澜壮阔的历史篇章,再现了南京大屠杀的历史情境,彰显了悲愤情感,撼人心魄。作品不仅具有刚柔相济的鲜明个性,更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这其中蕴含的不仅是吴教授注重写意、追求神形兼备的艺术理念,更是他扎根于中国传统文化,以贯通古今的学术修养和满腔赤诚的爱国热情融于手铸于泥的鲜明体现。在此次讲座中,吴为山教授将结合他的雕塑作品以及此次展览的策划初衷,向广大观众讲述艺术作品深厚的人文精神。

 

  

吴为山:中国美术馆馆长

  这个你们看看这次抗战的国家的一台大戏,那一台文艺晚会其中大屠杀有一个演员山中他抱着就是按照这个做的,那天部长来说就是当时文化部董伟副部长他来讲说这一个,那个时候戏还没有出台,就告诉就是按照这个雕塑来做的。你看山中演员那个脸也很像,当然这是我好多年之前的作品了,所以如何来把这个雕塑这个状态来表现出来底下还有一首诗,我有很多东西并没有用雕塑的形式把它表现出来,这个雕塑下面本来设计了一双脚,从里边活埋的一双脚露出来了,但是我觉得太过了,艺术感就像戏曲舞台一样不要把什么都表现出来,然后我通过文字把它表现出来,通过诗歌把它表现出来。

 

  我们再看,这是一组《逃难者》,每一个人跟他相遇,慢慢走。在一个漫长的历程当中我们在走进历史,走进那些冤魂的心里来感受这是一帮逃难者,就是表现的逃难,这是“1937年12月13日灭绝人性的大屠杀开始了!手无寸铁的平民啊,逃难,是求生的唯一。”你想一个手无寸铁的面对着那样的一个日本的铁蹄屠杀者凶神恶煞的侵略者,他们求生,这都是夸张的手法,身体前倾,实际上真正的人是不能这样做的,但是是表现了一种情绪。脚、手,那个手都是痉挛的惊恐万状,紧张,那个手都痉挛起来,看到手的痉挛这种样子,所以戏剧的描写对艺术作品他是有巨大的感染力量的。

  这是《逃难·挣扎》,这是一对知识分子,这都是有原形的,我创作的都有原形。

  这是《孤儿》,我们看看所有的诗歌里边“恶魔的飞机又来轰炸了……失去双亲的孤儿,在禽兽的杀声里,在尸横遍地的巷道里,在已经麻木了的惊吓与恐惧里……”这里面一个“恶魔”两个字好多都出现的“恶魔”两个字,这个是我在写这一段文字的时候原来是写的“鬼子”,后来有领导讲说这个“鬼子”,有人讲说这个诗歌太狠了,不能写在这个上面,太狠了,后来我坚持,我说诗歌的语言、文字的语言是只要有小学的水平他都能读得懂,但是这个雕塑语言是这样的,如果诗歌文字配上这个雕塑的时候它更加提神,更加能进入到人的心灵,所以后来就把这些诗歌给他们去审,请了一帮专家去审说这些诗歌都写的很好,就是把两个字要改掉,把“鬼子”改成“恶魔”,为什么“鬼子”太泛指日本人,要是“恶魔”是一种反人类的一种恶魂,这个讲我觉得也有他的道理,所以后来就改掉了。

  这是在逃敌机的轰炸,这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背着被炸死的奶奶。那个脚,奶奶的那个小脚,我经常去看,常常有很多人在这个地方留言,看到这个奶奶非常瘦的那个瘦,瘦骨嶙峋的手和这个小脚,抱着孩子,后边背着孩子。

  这一张照片是在这个历史照片当中是有的,我是根据一张历史照片来创作的,为什么要根据一个历史照片来创作呢?因为这个历史照片大家已经都比较熟悉,如果说把这一个东西再把它用我通过雕塑的手法再把他升华一下、表现一下的话,会起到更深刻的一种警醒作用。这是我在创作这个作品时候的一个想法,那个照片实际上是上海淞沪战争之后有难民从南京方向逃难的情况,就是这个照片。这是奶奶拿着拐杖。这是一个被强奸的女子,投井自杀。

  这个是常志强有一段话就是“顺着声音走,我看到两边都是死人也就是大屠杀之后我弟弟向前面爬,我就把他抱过来,抱过来一看,身上的血直接朝地上滴都结成了冰,那个天特别冷,我就抱着我的弟弟,找我妈妈,放在我妈妈身边,这时候我妈妈看到我弟弟来了,就拼命地挣扎着拽衣服,主要是把衣服拽下来给我弟弟吃奶。这时候我弟弟趴在我妈妈面前,拼命吸奶。我弟弟也不懂事,他只知道喝奶,但是在他喝的时候,我妈妈的刀口在冒血泡,我看着非常难过,我就拼命推,妈妈妈妈你醒醒,推她,她也不醒。我由于过度惊吓,眼冒金花,昏死过去。

  后来,他们的尸体被红十字会就近收埋在王府园后面的菜地里。我问当地人收尸的人,他们说有个小男孩趴在死去的母亲乳房上吃奶,奶水、泪水、鼻涕结成小冰块,母子俩冻在一起,怎么也拉不开,我哭着说,那就是我可怜的妈妈和弟弟呀!” 这个题目叫《最后一滴奶》以常志强的亲身经历来表现了这一组雕塑,常志强也亲眼去看过这组雕塑,落成之后,我想就是在这样的一个纪念馆前面用这样的一个可感的、真实的历史事件来表现他一定有巨大的感人的力量。不管怎么说,不管时间过了多长,历史已经过去了,但是这历史的史实永远存在在那里,所以雕塑他用青铜、用灵魂凝固了这段历史,他就永在了。常志强的妈妈和他的弟弟永远已经化成骨灰了,但是!民族的记忆永远不会忘记。我做这一组雕塑的时候也有人讲做得很好,但是他们在评审的时候认为不应该放在这个纪念馆前面,可以另外搞一个公园。

  这些雕塑如果离开了这个纪念馆放到另外一个地方去的时候,它就是艺术作品或者只是雕塑,当它跟那个白骨凝在一起的时候,跟这个纪念馆的所有的展陈、历史融在一起的时候它会发出它巨大的艺术的力量。

  我写了一段文字“寒冷,惊恐将这哭僵的孩子凝冻!可怜的宝宝怎知母亲已被捅死。血水、乳水、泪水,已经结成永不融化的冰。”

  这是一个80多岁的老爷爷抱着一个小孙子,三个月的小孙子也被杀了。用芦席包起来的,那个手你看这个脚冻僵了,爷爷的那个手也被冻僵了,但是一个是死的,一个还有着生命,最后用一个和尚,用一个僧人他来为一个死不瞑目的孩子,一个可怜的少年摸上他的眼睛,悲伤的眼睛,安息吧,冤魂,可怜的少女!在抚慰他的灵魂。

  在进门的地方建筑师做了一个蜡门,就像工厂的那个蜡门,就像一般的工厂的蜡门,那一个蜡门它不足以把大屠杀它的气氛引向高潮,所以我创作了一个冤魂指向苍天,这个地方是辟开的一座山,这是一个门。所有的人都从这里走,这个地方是石子,这些石子是白石子就像白骨堆一样,屡屡白骨,这是指向苍天的一只手。

  国家公祭;这是在中国国家博物馆的展览这一组雕塑;今天还在国家博物馆,你们要看这一组雕塑的原作可以到国家博物馆去看。

  延东副总理她在以色列访问的时候把这一个雕塑,这一组雕塑的小稿送给了大屠杀纪念馆。

  在每年12月13号的时候都有成千上万的祭扫这些死去的冤魂。

  这是刚才谈到的苦难这一部分,下面在和平广场我刚才介绍的和平广场我也创作了一组雕塑,这一组雕塑就是以长江与黄河这样的两条母亲河组成的一个“V”字,在不同的这样一个空间里边,表现着抗争、表现着胜利。这是一个“V”字型,胜利的号角。

  这是胜利,这一张《胜利》是许许多多不同身份的人,但是他们都是中国人,走向街头,有一张邮票是当年胜利的时候发行的,在中山陵的前面画了很多官府胜利的情境,所以就根据那张邮票来创作,里面不同所有的人在中山陵前面,这是在当地有一张邮票,这张邮票当时他们复印给我了,我那个时候也不懂得把它扫描什么,如果说把它放出来是很有意思的一个文物了。这是中华儿女,这是黄河,刚才是长江,因为在南京受降仪式在南京,这是黄河,无数中华儿女,这是一个中国军人踩在日本的钢盔上面,底下是折断的屠刀,折断的一个日本的指挥刀,这是指挥刀的刀把。

  其中有一个德国人很了不起,《拉贝日记》大家都知道。我为拉贝做了一个像,这是“拉贝纪念馆”,拉贝在德国的墓已经没有了,后来南京人民觉得不能忘记这样的人,所以建议给他做一个墓,中国人出钱把这个墓给他恢复起来,我给他设计了一个。

  这个是这个墓因为拉贝是一个纳粹,“新碑基座嵌有南京特产的雨花石;多彩的雨花石象征着南京人民对拉贝先生的怀念与感恩。碑身选取了中国石雕之乡河北曲阳的花岗岩,并以黑白两色组成‘N’造型,也表示着“南京”这个与《拉贝日记》有特殊关系的城市。在战争与和平、光明与黑暗的交接线上镶嵌吴为山亲手雕刻的青铜浮雕拉贝像,拉贝先生的身影和深邃的目光凝聚在这空间中,这石头城的历史当中。”这个是黑色的,这个是白色的,黑白中间组成了N,在光明与黑暗之间。这是拉贝新墓的落成仪式。

  我创作的《聂尔的像》,这是国家重大历史题材美术工程的,这是前天晚上中央电视台不断出现的这个雕像。《胜利的号角》也是在前天晚上中央电视台开学第一课当中三个雕塑,还有《最后一滴奶》。

  我最后放一段当时我创作的视频,就是由学生用很差的机子偷拍的,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之下,但是也很珍贵,那个时候也没有什么好的机子,当天创作的,可以把灯关掉。

  视频能看得出来吗?放不出来是吧。

  在冤魂呐喊的碑上面我刻下了这一段文字:

  我以无以言状的悲怆追忆那血腥的风雨;

  我以颤抖的手抚摩那三十万亡灵的冤魂;

  我以赤子之心刻下这苦难民族的伤痛;

  我祈求!

  我期望!

  古老民族的觉醒——精神的崛起!!!

  谢谢!

返回顶部
关于我们产品介绍人才招聘雅昌动态联系我们网站地图版权说明免责声明隐私权保护友情链接雅昌集团专家顾问法律顾问
关闭
微官网二维码

吴为山

扫一扫上面的二维码图形
就可以关注我的手机官网

分享到: